新乡新闻 首页> 财经> 正文

挂号难调查:有号贩子模仿医生签名给患者加号

2019-08-09 11:14:00
  

女孩痛斥号贩子引共鸣 卫计委警方介入调查 (来源:CCTV-新闻频道)

(节目导视)

解说:

白衣女子痛斥倒号黄牛。

视频:

一个三百元钱的号,他们(号贩子)要四千五。

解说: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是否存在猖獗号贩?

视频:

所有的票贩子安排我们排队,把他们的人全都拉到前边,我们后边的真正老百姓不敢吱声。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院办主任 刘震:

经初步调查,此次事件没有保安参与倒票的行为和证据。

解说:

医疗资源有限,不能再让那些号贩子把就医变得更难。

视频:

如果哪一天我回家,要是听说我死在道上了,我告诉你,这个社会就没啥希望了。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号贩“零”容忍,怎么成现实?

白岩松 评论员: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往常一到了元旦、春节期间,您要说一听到东北话呢大家可能马上就想笑,因为就会觉得这是春晚或是其他舞台上的小品,因为到了该笑的时候了,一年辛苦到头。但是最近也是这段时间,有一段东北话让人听完了之后是绝对不会笑的,而且甚至你会非常的难受、难过,还有愤怒。这是什么呢?这是一个操着东北口音的一个女子在医院里头像脱口秀一样一长段的指责票贩子,也就是黄牛党这样的一段贯口,在网上非常火。

来,咱们先听一段。

(播放短片)

中国中医科院广安门医院挂号大厅内:

萧姑娘我们都管不了他,他老生性了,你还是别吱声了,行不行,然后我就站那,我说不管,今天我就站在这儿,你们也太猖獗了,另一个人直接就说,你站这吧,我看明天能不能让你挂上,今天早上就这么说,我看能不能让你挂上,我站边上果真就没挂上,里边的那人就告诉我没有号了,紧接着后边那个窗口的人就挂上了,医院挂号的人,保安,昨天我那俩说保安就在跟前,保安、医院挂号的人,号贩子里应外合,要一个三百块钱的号,他们要四千五。老百姓看个病挂个号这么多钱,这么费劲,我们凭本事,大早上这一天我这在那等一天我挂不上号,你号贩子哪怕说你挣本事钱在这站着受冷也行。你们号贩子占个东西,之后快要来签到了你们来了,来十多个人往这一站,你们是啥呀,你们咋那么猖獗呢?在这就站十个人呢,连动都不不带动的。昨天保安,还有,还有保安,你们今天看一下录像,你看一下录像,昨天在保安那块的时候,所有的号贩子安排我们排队,把他们人全都拉到前边,我们后边的真正老百姓不敢吱声,保安去哪了?保安不安排排队,号贩子安排排队,保安来了说咋站两队呢?号贩子给保安使个眼色,你别吱声得了。这是啥呀?保安不安排排队,号贩子安排我们排队都干保安了,把他们人全插前边去,我们是啥呀?还有,我跟你说,这大北京,如果哪一天,今天我回家,要听说我死道上,我告诉你,这个社会就没啥希望了,这是北京首都啊,这叫首都。我上首都看个病,我花钱,遭个罪等一天来排队,我排不上队,我受你们这份气,你们拿我们当啥了。昨天说该打打,该骂骂,我们也是,我排个队挂号,我当你们奴隶来了?你们有多大能耐啊?还打人骂人来着?

白岩松:

这是新闻吗?不是。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反映的事已经很多很多年了。就是这个医院里有没有号贩子,真有。是不是在严打票贩子,也是真打,但是在真打的过程中看样还是真有。但是为什么不是新闻的这样的一段视频引起了如此这种火爆呢?因为它有新的表达。首先是这个东北的这个女子,这个语言能力太强了,几乎中间没有停歇,这还是别人递口水才喝了,然后用词几乎没有拖沓的地方,这口气一直从头贯到底。但是最重要的是,她虽然其中也会有很多愤怒,然后情绪性的这种表达等等,但是肯定也在反映着某些事实。而这种事实归根到底,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有不满,有不敢,有不管。不满是什么呢?她反映说这个票号已经由300块钱正常的票号,变成了4500要卖给她,或者说别人在卖这样一个价格翻了这么多倍,4500,由300到4500一下子15倍,她觉得简直太过分了,当然会不满。

而在这个不满里头也夹杂着因为不敢。比如说号贩子很多人过来排队,他们来组织这个排队的秩序,敢怒不敢言。然后她还愤怒什么呢?你保安到底管不管?保安是真知道还是不知道,还是到这儿来问两个队使了个眼色,当然这只是各有个人的一个表达,因为使这个眼色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存在,保安是不是因为这个眼色就改变了形势这种规则等等,现在还不好说。因为警察要进行相关的这种调查。

因此,这非常连贯的一段贯口在目前的互联网时代,在手机人人有的情况下,就成了公众去阅读的一个新的体验,超过了1000万这样的一个阅读量。老问题遇到了新表达,那好了,我们也要关注的是医院和相关人士的表达会是什么。我们要关注的问题包括到底有没有倒号的事情发生。如果有倒号的事情发生,保安是不是发现后仍然是持了默许的态度。有没有300块钱的号涨价到了4500这样的事情,一系列的问号医院又会如何作答呢?

(播放短片)

解说:

视频2分55秒,如今的阅读量,已经超过1000万。是什么?引发了大家的共鸣。

视频:

我告诉你,这就北京,首都,这叫首都,我上首都看个病,我花钱,我遭罪,我等一天在这排队。

解说:

记者核实,该视频的拍摄时间,是在今年的1月19日,地点是北京的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一个现场的目击者,也在事发当天早上7点26分发微博称:“排了24小时,300的号要4500,这就是广安门医院的票贩子和保安”。今天,有记者前往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采访到了一些知情人,还原了部分经过。

电话采访 知情者:

她没挂上号,她排第三个,他那规定就放十个号,慢点没赶上,她急了。

记者:

她排第三号?

知情者:

第三个,34个窗口。就挂十个号。有可能她没赶上。

解说:

今天,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也在下午1点43分,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了对此事的情况说明:“视频中的女患者未挂上脾胃病科专家号,提出疑义,并拨打110报警。为不影响正常医疗秩序和其他患者就诊,我院工作人员即为其安排其他专家处就医。该患者就诊后自行离开。经医院初步调查,此次事件无保安参与倒号的行为及证据。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最终结论以警方调查核实为准。”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院办主任 刘震:

我就是说经初步调查,此次事件没有保安参与倒票的行为和证据。

记者:

咱们有没有提供现场的监控?

刘震:

这事由我们保安处处理,我们只能告诉你这些。

记者:

远方有没有提供监控视频?

刘震:

请问110,只能这样了。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解说:

今天,北京市卫计委也对外回应称,对于号贩子,以及有可能的内外勾结倒号行为,他们将采取“零”容忍的态度。

白岩松:

请注意今天下午广安门中医院的回复,这个回复里面也强调不管是医院还是患者,其实都是号贩子的受害者。同时还有这样一个细节,针对这个东北口音的这一个年轻女子,其实后来医院工作人员为她安排其他专家处就医了,而且她就诊之后已经自行离开了。

另外关于这个保安是不是参与到其中,此次事件无保安参与倒号的行为及证据。其实你回头去看那个女子那段话里他也强调,这个她指正的很多票贩子在组织排队的时候,保安并不在现场。是后来保安来了之后才问为什么两个队,然后她说的是票贩子使了一个眼色,但是使个眼色究竟是不是当做一种指控或者说一种事实,现在你也很难去立即拿得准。另外医院的回应强调,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最终的结论要以警方的调查事实为准。我们接下来继续去关注这个事情。

(播放短片)

解说:

今天下午,记者在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看到,几乎所有专家门诊,都显示“已满”,而视频中所称的号贩子,在大厅里已经不见踪影。然而,经过记者调查,在事发的医院,曾经通过号贩子挂号的人并不少。尤其系在外地医院看过病,慕名前来北京的患者。

杨女士:

2014年的5月底。当时我父亲病了是肿瘤,当时一个专家号是三百块钱,我当时就从下午开始排,排了一晚上,到第二天早上票都没有排上,当时有好多票贩子在跟前晃悠,就说你要不要号,说你没用,你就站一个礼拜也挂不上号,然后我当时还不太服气这个,然后我继续又排,又排了一天一夜到第二天还是同样,到挂号室还是没号,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然后跟票贩子联系,花了四千块钱买的一张号。

解说:

杨女士告诉记者,在花费了4000元后,票贩子将她父亲的名字写到纸条上,然后口头告诉她另外一个名字,让她前往挂号室。

杨女士:

当时他们特别神秘说你赶紧去挂吧,最好赶紧往上跑,他等着呢,我就赶紧把纸拿上往挂号室跑。因为我是第一个挂号的,然后他(挂号室)说没号不给我挂,然后我又过去的时候,他看见我说没号,然后我把这个纸条给递进去了,然后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说谁把条给你的,然后我就说了一个名字,然后他把那个号给我出了的。

解说:

而在去年11月,王先生去看脾胃科,也是迫不得已求助票贩子。

王先生 北京患者:

早晨三点就去排队,挂不上医生号,后来我就通过其他人,了解到都是买票贩子的号。一种模式是这样,好比我明天要看病医院里面提前一天,今天晚上大概9点左右就有一个预约机制,第二天早上凡是登记过的人都会排在前面,实际上大多数票贩子登记上,第二天早上票贩子给你身份证,你去那排队就行了。

解说:

他说,虽然票贩子漫天要价,但是,出于无奈只能付钱。

王先生:

大概300、400,正常的号是4块钱,我是7块钱的号。

解说:

今天下午,针对号贩子现象,广安门医院院办主任刘震回应说,医院日均门诊量11000人次,而医务人员仅400人。巨大的供需不平衡给号贩子提供了牟利机会。然而他认为,倒号是一种社会现象,医院并无执法权限。但是,但是若警方调查结果证明工作人员曾参与倒号行为,院方将严惩不贷。

刘震:

以前有过,(有员工)干过这个事。这个如果出现这个事情,我们一定是严肃处理,重者扭送公安局,轻者开除处理。

白岩松:

其实医院的保安的确他没有执法权,他只能去维护这样一种秩序,比如说排队排乱了或者怎么的,或者即便你是公然去进行这种倒号,他也只能去报警,因为他没有执法权。所以女子在针对出现了有可能的号贩子对保安的那种指责,有可能也会误伤了这种保安。当然这需要警方进行调查,但是她做的非常对的一件事情,就是后来打110进行报警,因此这件事情在当时有同期声赶紧看看警察来没来,因此这样一种选择是患者在维护自己权益的时候很重要的一种事。因为即便保安,人家如果是正常在那排队,你即使心里怀疑人家是票贩子,你能够采取什么样一种行为?你把人拽出来?万一拽错了呢,人家也可能报警。因此报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维护自己这样一种行为的,维护自己的权利的一个好的手段。

好了,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郑雪倩。

(电话连线)

白岩松:

郑女士,您好。

郑雪倩 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

您好,岩松。

白岩松:

其实节目刚一开始我就说了,这是新闻吗?不是。只是因为有了一个新的表达,让大家重新勾起了对老问题的新关注,您怎么看待这个老问题的新关注?

郑雪倩:

你说的太对了,因为打击票贩子这个事情北京各个大医院一直在和警察联手进行。但是还是不能够完全制止,我想这个医院也非常的无奈。那么我想这种现象确实不是医院和患者和公安都希望发生的,他们也希望尽快解决。但是怎么解决,我觉得可以从下面几个方面来考虑。

首先,我觉得医院本身对这个事情要重视,要加强管理。比如说可以制定一些有效的措施,比如说在负责挂号的部门和大厅设立一些监控录像镜头,那么同时对挂号的人员要有一个考核和监管的一个力度。如果就像刚刚这个院办主任说的,发现了这种情况要及时给予处理,予以惩戒。那么对医院的保安要培训,您刚刚也讲了,确实保安没有执法的权利,但是保安他可以维持秩序,他可以及时的发现以后他要制止那些票贩子,比如说这些票贩子他发现一些老是一些面孔,老在这儿流动或出现,或者扰乱了秩序,那么医院也可以考虑在这方面可以排队,有一个什么样的措施,而且保安也可以及时的报警来通知公安和公安的联动。这是医院内部要加强管理。

我另外觉得公安部门确实要加大执法力度。因为保护正常的这种医疗正常秩序,公安是负有责任的。那么公安一定要和医院来共同联手、整顿和治理。因为这个票贩子他在医院反复出现的时候,他有些熟面孔我们有监控录像的时候就可以保留证据,警察就可以及时的来识别、来有效的打击。

白岩松:

甚至在这种高峰期的时候,有一些便衣可能深入其中的话,这种打击的效果可能会更好。

郑雪倩:

对。

白岩松:

因为你穿着警服来了你想想,你道高一尺,人家魔高一丈了。

郑雪倩:

另外我觉得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国家在处理号贩子法律还是有空白的。那么现在刑法中间没有一个相应的罪名,但是只有在咱们的治安管理罚法法里它有一个52条有一个倒卖有价票据的话可以处以5-15天的拘留和1000块钱以下的罚款。但是我觉得你给他关两天又放出来了,这种惩罚力度是不够的,而且而且不能起到一种法律的威慑作用,而且让这些犯罪的人我关两天出来我又继续干,所以我觉得在刑法中间可能还需要确定。因为我们国家现在是一个罪行法定,那你一定要有罪名他才能够治罪,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国家还是要考虑在刑法中间加入这一条,因为他现在已经影响到社会了。

白岩松:

其实当时这个姑娘用了段大的东北话这样的贯口,其实非常可以理解。即使有一些情绪性的表达和很着急的样子,也应该可以理解,因为她排了很长的时间,最后没有这个号是一个事实。但是我们微观这个事情的时候,就不应该再是一种情绪性,而应该怎么去解决他,我们不能产生一种幻觉,觉得是所有的票贩子都像黑社会一样都长的青面獠牙,不会。他也是在这种风吹雨打当中早已经磨炼出了很多的方法,甚至有时候就跟你我一样可能也是一种善良的笑容,然后可能也是说话和声细语,但是在干着这样一种事情。因此,想要真正打击他,恐怕真的是得即便魔高一丈,你也得道高两丈,来,接下来我们继续去关注这件事。

(播放短片)

解说:

2013年,北京警方全年抓获医院号贩子600多人,同比上升20%。而排在医院号贩子警情前三名的医院是:同仁医院、协和医院、儿童医院。

记者:

您觉得没挂上号的原因是什么?

排队挂号的家长:

就是票贩子。

记者:

您在这排队排了几天了?

排队挂号的家长:

排了两三天了,昨天早上4点多过来的,都没排上号,排到我这,就没有号了。 全部插进去了,当时可能都插了,大概十来个吧。然后我们就喊了没人管的。我们一喊他们才走了几个。但还是有五六个人在里边。

解说:

北京儿童医院,可以说是多年和号贩子较量,想尽了办法。比如医院内部挖掘潜力,增加号源投放。2012年以前,号贩子将现场、预约挂号全部垄断,一号难求时,一个号也曾经炒到3000元。2012年医院门诊量一年增加了40万人次,但是门诊医生却没有增加一名。可是即便医生加班加点,也还是绕不开号贩子。

北京市月坛派出所民警 史慧杰:

每天几乎都有,因为这暴利啊,医疗资源紧张,你抓到以后给拘留,或者以前劳动教养出来他还继续干。

解说:

在同样挂号难的同仁医院,号贩子甚至会模仿医生的签名,给患者加号。为了对付号贩子,医生护士就在空白的加号条上做了特殊记号,如果患者拿来的不是这样的,那一定有诈。

同仁医院护士 尚兰兰:

这个比如说有米奇的章,还有维尼熊的章,不动的组合。

同仁医院眼科主任 魏文斌:

每天都得和护士长都有暗号。所以要集思广益,发挥我们的才智,一边看病,还得一边当侦探。

解说:

北京一些医院挂号难,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对于号贩子,只有努力把“零容忍’的口号,真正变成现实,百姓就医才可以看到希望。

视频:

我这在那等一天,我挂不上号,你票贩子哪怕说你挣本事钱,在这站着受冷也行,你们票贩子占个东西,之后快要来签到了你们来了,来十多个人往这一站,你们是啥呀?你们咋那么猖獗呢?

白岩松:

她说希望你哪怕票贩子跟我一样排队的话我也就忍了,或者说涨价涨少点也忍了,现实中很多人是这样的态度。但是看完这段女子这样一种愤怒的表达之后,如果大家把攻击的目标冲向医院的话,恐怕医院也会觉得非常非常的难过。你看人家都学会当侦探了。假如真有及个别的这种里应外合的人,那也应该交给警方,交给法律去打他们。医院相信也非常痛苦,也是这件事的受害者。这才是全社会需要思考的。

我们来看看调查,您是否会从票贩子手中买号?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但是我们相当一半的人都参与其中,47.84%认为说会,然后27.85%说不会,其实不光47.84%,还有24.31%是看价格呢,要是没涨太多就会,那么加起来这个数字相当大。如果遇到号贩子排队挂号你会怎么做?不吭声,装作没看见,占的最多48%。找医院工作人员占了40%。好了,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郑雪倩常务理事。

(电话连线)

白岩松:

郑理事,你觉得真是现在好像各方都是受害者,你看患者是受害者,医院,大家一出这种事都攻击医院,好像责任在医院,其实也不是。而公安,人家也是经常去来,也一直在打,好像经常进入一个死结,你觉得破局应该怎么破。

郑雪倩:

我觉得是这样的,比如说有一些人他是想利用我的劳动我来帮你排队,那我觉得他附一点劳作也是可以的,如果从中获取了巨额的利润,这就成为了利用这种紧缺的资源来破坏了正常的诊疗秩序,所以它就没有办法出现社会的公平了。

那么我觉得目前这种状况,医院可以采用一些利用现代化的技术,比如说开发创新,比如用APP、微信等这些功能,互联网的这种技术通过网上约,电话约,然后让挂号预约的环节减少一些漏洞,这样有可能又方便了患者不用出家门那么老早去排队,也可以在网上挂到号,而且可以防止这种倒票的行为。

另外我觉得国家可以加大医改的力度,比如说实行分级诊疗,而且医保报销他的政策要有调整,要引导那些慢性病人和开药的人要向社区二级医院分流,而真正的把大医院的专家号,留给那些急需解决疑难重症的患者。而且我觉得应该建立疑难专家会诊门诊去解决那些反复要挂专家号的问题。

白岩松:

好。郑女士,时间的原因先说到这儿。非常感谢您带给我们的解读。

其实刚才那个女子也在指责首都,估计首都这个概念也会很冤。其实这是医院的资源严重不平衡导致的,希望将来也有很多好的医院分布到更多的地方去。

黎日森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黎日森_NN5260

更多精彩:
精品VIP项目 http://www.hrwzzj.com/category-3.html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乡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