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乡新闻 首页> 教育> 正文

藏族舞剧《太阳的女儿》展现西藏变迁

2018/10/1 2:29:32
  
原标题:《太阳的女儿》展现西藏变迁

2016年9月7日 星期三 C04-C05 演艺街

60多年前,在西藏的旧社会里,黑暗的农奴制度仍笼罩在西藏的土地上挥之不去,直到一缕阳光冲破乌云照进西藏大地,才彻底推翻了农奴制度,恢复了人们的自由平等。为了展现西藏社会的这一次重大转折和历史变迁,三年前,吴庆东来到了西藏,在和西藏自治区歌舞团的师生的共同努力下,历时三年打磨,西藏首部舞剧《太阳的女儿》由此而生。日前,《太阳的女儿》在保利剧院已和观众见面并圆满谢幕。

团员

亲姐姐挥泪送嘱托

“一定要跳出西藏人民的风采”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8月31日清晨,伴随着爽朗的排练声,西藏自治区歌舞团正在中国歌剧舞剧院排练厅紧张地排练着。对于团里大部分来自基层的演员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到北京,然而却来不及欣赏太多,便开始了忙碌的排练,因为,距离《太阳的女儿》演出已不足一周。

在排练的间隙,北京晨报记者见到了德钦曲宗,与大部分人不同,她来自拉萨市那曲地区的县民间艺术团,是西藏自治区歌舞团为了《太阳的女儿》从各个区县挑选上来的舞蹈精英,这样的机会并不是人人都有,每个区县最多只有一名。德钦曲宗从小学一年级便开始学习舞蹈,至今已有近20年的舞蹈经验,作为县艺术团唯一一个被选中的舞蹈演员,在当地一下成为了名人。她的亲姐姐也是县艺术团的佼佼者,但由于文化程度略低于德钦曲宗,最终没能得到来北京演出的机会。

德钦曲宗说,这些年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家门口的土路变成了柏油马路,火车道也越来越发达。“所以这次的选拔在县里是很大的事情,大家都想去北京通过舞蹈展示西藏人民现在幸福快乐的风貌,我被选中后单位很多同事都来找我,让我一定要努力跳好,姐姐说,其实这也是她的梦想,她还嘱咐我让我一定要勤奋练习,才能跳出西藏人民的风采。”说到这里德钦曲宗有些哽咽。

虽然是县艺术团的佼佼者,但是德钦曲宗却很少能接触到专业舞蹈,更没有接触过舞剧。对于她来说,选拔进团也仍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再选拔,心理压力非常大。“我们那边舞蹈动作显得更随意一些,刚开始进团学习的时候很艰苦,也哭过,就怕达不到要求会失去这个机会。”德钦曲宗说,“我每天都会做笔记,就是想着既然被选拔上了就一定要去北京,晚上大家都歇了以后,我就找专业的团员去问,然后自己再去练习,有时候练到凌晨一两点,朋友劝我,说这样太毁身体,但我控制不住,我有时候做梦都会摆着一个舞蹈动作,醒来的时候发现就确实摆着那个动作。”

老师

编排面临重重问题

逐个击破摸着石头过河

格桑卓嘎是西藏自治区歌舞团创作研究室的国家一级编导,也是舞剧《太阳的女儿》的副总导演,负责整个节目中演员所有舞蹈动作的把控。临近中午,演员们纷纷午休进餐,格桑卓嘎却仍留在排练厅内回忆着上午排练的每一个细节。此时的她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一方面是演员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不少演员常年习惯了在高原地区生活,到了北京以后都或多或少有些“醉氧”。另一方面,毕竟《太阳的女儿》是她创编的首部舞剧,经验不足,更没有范本,虽然已经从艺了30多年,但在这三年的创作中格桑卓嘎也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

西藏是歌舞的海洋,阿嘎舞、筑路舞、扎西雪巴等,几乎每个地区都有着自己特色的舞蹈。但是舞剧不比歌舞晚会,如何能最大限度地融入更多的具有西藏特色的舞蹈,让格桑卓嘎犯了愁。“对于我们来说,舞剧不是一下能适应的,在歌舞剧和舞剧的转换上困难比较大,我们刚开始试着排练筑路舞,已经排出来了,看效果我们觉得该表现的比如居民情、鱼水情、劳动的氛围都有啊,但就是怎么看怎么还是像歌舞剧”,格桑卓嘎坦言,排起来发现真的难,歌舞剧不带故事情节,就只是快乐地唱、跳、打鼓,情节没有,叙事没有。而舞剧里要把这个主要演员的内心表达出来,对导演和演员都是一种挑战。

然而,通过不断地磨合,好不容易逐渐找到了舞剧的感觉后,另外一个问题又摆在了格桑卓嘎的面前——音乐。

“藏族的舞蹈有着自己特定的模式和固定的节奏,我们习惯了跳歌舞,但是这次的音乐是舞剧的音乐,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排好了舞蹈动作我们一合,节奏上马上就开始打架”,格桑卓嘎告诉记者,“后来音乐上改动了一些,我们把音乐上的旋律支架上加入西藏特色的东西,演员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按音乐的旋律去试,一些舞蹈动作才能合上,但是最后我们有一段热巴音乐改得比较大,是实在没办法了。”

总导演

相互学习相互提升

《太阳的女儿》是精神也是传承

“慧敏,他抱起你以后你不要一下子就下来,要带入一点情绪把动作放慢一点再下来”,联排过后,吴庆东穿梭在排练厅中,把刚才看到的一些问题对应相应演员又逐个交代了一遍。在《太阳的女儿》中,格桑卓嘎大多数是在舞蹈动作的编排上进行把控,而总导演吴庆东更多的是对于舞剧整体的把控。如何排练出好的舞剧,出身中国歌剧舞剧院的吴庆东是行家。

三年前为了《太阳的女儿》,吴庆东从北京只身来到西藏担任总导演,从此,西藏成了他的第二个家。初到西藏,吴庆东很快便和自治区歌舞团的师生“打成一片”,然而,虽然大家在生活中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但对于艺术上的观点却产生了不一样的看法。

在吴庆东看来,舞剧的精髓就是讲好故事,故事要动人,要有思想内涵和精神内核。“西藏的历史是曲折的、波澜壮阔的,从黑暗到光明是一个180度的转变。农奴才过去60多年,现在七八十岁的人以前都可能是农奴,解放后大家都做了主人,自由平等才有了今天的幸福生活,这样的故事非常容易打动人。”吴庆东坦言,自治区舞蹈团的演员在舞蹈技术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欠缺一些塑造人物的能力和戏剧性。“我和自治区歌舞团的师生共同研究、磨合,慢慢地找到了感觉。”吴庆东说,“刚开始大家都不太认可这种艺术形式,认为又没歌又没舞的,后来我们一起去采风、研究人物、看各种展览,大家逐渐对舞剧产生兴趣,到现在可以说是深深地喜欢上舞剧了,我也从西藏优秀灿烂的民族歌舞艺术中学到了很多宝贵的东西。”

吴庆东在《太阳的女儿》节目册的最后一页写下了这样两句话:你给我一双眼睛,让我看到前行的路,你给我一缕阳光,心里从此有了希望。在他看来,《太阳的女儿》承载的使命和精神内核非常厚重。“我们这部剧并不是普通的才子佳人,我们是讲了一个民族的命运,通过塑造一个人物卓玛表现出来,卓玛出身农奴,她弟弟和妈妈都在旧社会中被害死了,连活着的权利都没有,解放军来了和平解放了西藏,为西藏人民修路谋幸福,纯真的爱情使卓玛走上了革命道路,她的孩子又继承了父亲的道路,继续为西藏人民谋福利,这不仅是一种精神,更是一种传承。”

主演

汉族姑娘藏舞活灵活现

喜欢与藏族同学交朋友,真诚善良

今年6月,《太阳的女儿》总导演吴庆东在中央民族大学的排练厅内看了一场表演,看完后起身说了一句话,“卓玛就是她了。”

被选为卓玛的姑娘今年刚满20岁,叫吕慧敏,是中央民族大学舞蹈表演系研一的学生,也是西藏歌舞团签约实习生。9月3日,《太阳的女儿》的演员来到保利剧院带装彩排,北京晨报记者在后台见到她时,她正在压腿热身。恰逢周末,她的母亲与妹妹也来到现场给姐姐加油打气,而妹妹才到北京,晚上便要坐车离开,因为周一还要回学校上课。在与吕慧敏母亲聊天的过程中,记者得知,吕慧敏自幼便展现出了对舞蹈极高的天分。“她去考中央民族大学舞蹈表演系的那一年,一共有五六百个考生,最后有三十来位被录取,我女儿是第一名”,母亲自豪地说。

吕慧敏是沈阳人,标准的汉族姑娘,但跳起藏舞的她活灵活现,特色鲜明,完全就像个藏族姑娘。被问及跳好藏舞的秘诀,吕慧敏也坦言,自己在平日里练习藏舞的时候比较多,一方面是自己热爱藏舞,另外,自己和学校里的不少藏族同学也都是好朋友。“他们真诚善良、热情大方,在一起的时候大家都特别开心”,吕慧敏说,“其实接到卓玛的角色后压力也非常大,我常年经过专业的训练,动作比较一板一眼,但想跳出藏舞独有的特色,还是要向自治区歌舞团的老师和团员们请教,学习民族舞蹈的过程中也非常辛苦和着急。”

北京晨报记者

韩英楠/文 史春阳/摄


更多精彩:
广州男科医院 https://yyk.familydoctor.com.cn/20858/newslist_1_1.html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乡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