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乡新闻 首页> 基层> 正文

英探险家南极徒步71天 将抵终点时倒下身亡(图)

2019-08-14 03:56:47
  

英国探险家亨利·沃斯利在探险途中的自拍照

英国探险家亨利·沃斯利差点成为人类历史上首位“无外界支持”独自穿越南极洲的人,但在距离终点30英里(约48公里)处,这位55岁的英国退役军官终因体力不支,无法再向目的地前进一步,并于22日被紧急送往智利抢救。25日,沃斯利家人对外宣布,因器官衰竭,沃斯利已于24日不治身亡。

第71天,体力不支倒下

“我的征途到此结束了。我没有时间了,也没有体力了……在这片我热爱的地方,我已经独自待了70天……”英国探险家亨利·沃斯利在语音日记中如此记录。

1月20日,在穿越南极州徒步行的第71天,沃斯利终因体力不支,倒下了。此时距离目的地只有30英里。

25日,沃斯利的家人发表声明,宣布了他的死亡。

沃斯利的妻子乔安娜说:“我怀着沉痛的心情告诉你们,尽管探险团队和智利蓬塔阿雷纳斯的医护人员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最终,我的丈夫亨利·沃斯利仍因器官完全衰竭而不幸逝世。”

据介绍,沃斯利计划于26日抵达位于罗斯冰架的终点。但从20日开始,沃斯利的进程就显得缓慢了许多,5小时只前进了4英里,然后就在帐篷里倒下了。

乔安娜曾恳求探险团队把沃斯利带离那片冰天雪地,但是当探险团队成员飞到最近的接应点时,他们坚持,必须等到沃斯利自己发出求救信号才能展开救援。

最终由于器官衰竭身亡

在帐篷待了两天后,沃斯利最终于22日晚发出求救信息,并被送往智利的蓬塔阿雷纳斯进行救治。

虽然沃斯利在医院接受了手术治疗,但为时已晚,最终因器官衰竭死亡。

据报道,当救援队员抵达沃斯利滞留处时,原以为仅仅是脱水和营养不良导致他身体出现异常,但在南极联合营地实施治疗时却发现,沃斯利遭到严重感染——细菌性腹膜炎。

英国广播公司援引智利医疗官员的话说,多数腹膜炎是因为身体的其他部分受伤或遭到感染。细菌性腹膜炎的症状包括腹腔肿大、呕吐、畏寒、高热以及无食欲,还可能导致败血症或感染性休克等并发症。

试图用80天穿越南极

沃斯利是于2015年11月14日从南极洲的伯克纳岛出发,开启自己征程的。他试图用80天时间穿越南极,路线长达1786公里。

自挪威探险家罗阿尔·阿蒙森1911年抵达南极以来,已有许多人成功穿越南极的探险。但沃斯利希望成为人类历史上首位“无外界支持”独自穿越南极洲的人。

沃斯利出发前接受美国杂志采访时说,以往成功的穿越往往都借助了外力,比如牵引车、狗、风筝、食物和燃料供给。2010年,塞西莉·斯库格和瑞安·沃特斯首次完成“无外界支持”的穿越,但属于结伴完成,而“我想成为第一个独自完成这件事的人”。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这位当了36年兵的前英国陆军中校前不久刚刚退役,之所以想到要完成这一壮举,既是为英国“奋进基金”筹集资金,以帮助愿意通过参加体育活动进行复原的受伤军人,也是为了纪念英国探险家欧内斯特·沙克尔顿“持久号”探险第100周年。

1915年,沙克尔顿爵士带领“持久号”船队尝试横穿南极洲,但没能成功。船被大量浮冰困住,最后沉入海底。

据介绍,沃斯利与沙克尔顿爵士带领的“持久号”船队有私人联系,沃斯利的祖先弗兰克·沃斯利曾是“持久号”船队的队长。

此次,沃斯利南极徒步行正是沿着沙克尔顿爵士当年横穿南极洲的计划路线,探险活动也被命名为“沙克尔顿独自探险”。“沙克尔顿是他心里永远的英雄。”乔安娜如此表示。

一路上,都是坏天气

不过正如100年前沙克尔顿没能完成南极探险之旅,沃斯利此次探险也以失败告终。但他离成功如此接近,只有30英里的距离。

沃斯利的最后一条语音日记显示,虽然离终点如此接近,但是他已经无力继续行程了。“在南极单独待了71天,徒步了900多英里后,我的体力也慢慢被消耗,今天终于彻底不行了,很遗憾,我得说,我的征途结束了——与我的目标是如此接近。”

乔安娜说,沃斯利在穿越南极洲徒步行中瘦了50磅,“在帐篷里,他没办法动弹,也没办法吃,甚至连烧壶水的力气都没有。”

“他很不愿意结束征途,他把自己逼到了极限。但是他遇到了非常糟糕的天气,一路上,都是坏天气。”

“沙克尔顿独自探险”成员凯瑟琳如此表示。

据介绍,沃斯利此次穿越南极洲,运气实在不佳,不仅遭遇到零下44℃的极低气温,还经常需要与暴风雪做斗争。

因为温度极低,沃斯利带的能量棒都冻硬了,咬能量棒时,还掉了一颗门牙。

不过,虽然没能完成穿越,沃斯利的挑战已经成功为英国“奋进基金”筹集了十多万英镑。晨报记者徐惠芬综合报道

沃斯利在南极最后的日子

在南极洲徒步行的最后几天,沃斯利一直做着语音日记,这些日记也揭示了他在南极的恶劣处境。第67天

在晚饭前几个小时,沃斯利吃了布丁,希望让自己的体能有所提高。

凌晨1点,他说:“这一天非常折磨人,一开始看起来情况不错……但软雪让这一天简直像地狱。我必须每天行进16海里,以这样的进程到达冰川。今天花了我16个小时才完成了计划,现在已是凌晨1点了。第二天一早5点半又得起床。”

录音最后,沃斯利祈祷明天的雪地能硬些,好赶路。第68天

在寻找到一处不被暴风雪侵扰的宁静之处后,沃斯利的精神好了不少,在这个驻扎地,也能隐约看见终点。

沃斯利说:“今天是我所能回想起的暴风雪最厚的一天,我一天都戴着眼镜。今天不像有些天那么折磨人,下午云散开后,我能够看到山,真是震撼。”

沃斯利再一次提及,明天要早起赶路。第69天

语音日记显示,沃斯利似乎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他无法及时到达终点。

“很不幸,今天是没有成效的一天,我意识到,我可能无法及时到达冰架,在约定的时间,和接我离开的队员碰头。如果我踏上蓝冰,至少算部分抵达了终点。今天暴风雪依然肆虐。”

沃斯利还提到,自己手指疼痛难忍,“我左手的小手指几乎冻伤了。”第70天

沃斯利正式宣布征途结束。

“我的征途到此结束了。我没有时间了,也没有体力了……在这片我热爱的地方,我已经独自待了70天……”晨报记者徐惠芬综合报道


更多精彩:
千年魔域 http://www.qnmoyu.com/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乡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