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乡新闻 首页> 科技> 正文

吴昊宸:不怕演不上偶像剧,最怕被导演骂戏烂

2018/9/30 14:45:23
  

  吴昊宸 不怕演不上偶像剧,最怕被导演骂戏烂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简称《琅琊榜2》)正在北京卫视及爱奇艺播出。随着黄晓明、郭京飞的“下线”,剧情开始进入到年轻一代争斗的下半场。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吴昊宸饰演的“傻白甜”小侯爷萧元启的黑化。

  其实,扮演萧元启的吴昊宸1994年出生,半年前才刚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虽然出演过的角色并不多,但几部与正午阳光合作的电视剧为他累积了不少人气。巧合的是,《欢乐颂》里的应勤、《琅琊榜2》里的萧元启都并非“小白”式的单细胞好人,也因为人物的某部分“黑化”阴影反而让观众更迅速记住了这张新面孔。吴昊宸坦言,并非自己有意选择了这些角色,对于一名大学生而言,能接到一个完整的角色,只有得到机会的喜悦。

  和如今很多90后年轻演员自带欢脱的气场不同,吴昊宸生活中显得比较严肃紧张,还被同剧组的演员爆料,大家聚会都喝酒,只有他喝茶,还是自带茶杯,没事的时候时常思考一些哲学问题。吴昊宸说,他经常被别人告知未来不是吃“偶像”饭的人,因此早就做好了毕业后默默在剧团端茶倒水、磨炼演技的准备,没想到自己大学没毕业就接到了几部好剧。

  他说他现在唯一想要的就是热情一点的角色,“之前几个角色都比较冷,我感觉自己的性格现在都有点受影响了。”

  1 艺考紧张成冰山脸 获刘天池力排众议进中戏

  还有几天才满24岁的吴昊宸,出生于黑龙江。少年时他并不觉得自己有文艺细胞,上了高中后不太爱学习,有一阵迷上了跳舞。某日一起跳舞的朋友说要去北京学表演,虽然对戏剧和表演几乎一无所知,但吴昊宸也很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凭着一腔热情,他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

  “那个时候就是年轻的生命要出来,总得给自己找个出口,我找的出口就是上中戏。”

  不过,面试时,吴昊宸并没有得到所有老师的欢心,“那时老师对我意见大了。”他说,自己是一个习惯紧张的人,一紧张就会梗着脖子,眼睛抬得老高,也没个笑容。考试那天,是刘天池老师力排众议,觉得他身上有股子劲儿,才留下他。

  进入中戏后,他成了班里最用功的学生之一,当年考场上没看上他的那些老师也对他改变了态度。大一大二两年,吴昊宸交了百十来个表演作业。而最重要的是,进入中戏后,他才真正爱上戏剧和表演。

  2 蹲在李雪身后的他拿到了人生的第一个角色

  大二寒假,学校组织去剧组学习。说是“学习”,其实就是观摩,连实习都算不上。吴昊宸说,老师怕一放假学生就把在学校里学的都忘光了,所以联系了好几个剧组,把学生们分到各个剧组去看看拍戏到底是什么样子。吴昊宸和另外三个同学被分到了当时正在拍摄的《伪装者》剧组。

  那时的吴昊宸也不懂什么剧组规矩,一有空就偷偷蹲在导演李雪身后,跟着一起看监视器。

  某日,演日本兵的演员有事没来,李雪跟副导演说,让每天蹲那儿的小孩试试。于是,吴昊宸人生的第一部戏就是在《伪装者》中与胡歌演对手戏,扮演一个盘查对方的日本兵,没几分钟就被胡歌“消灭了”。

  这一次“客串”表演后,李雪把他推荐给了侯鸿亮。就这样,还在上大学的吴昊宸成了正午阳光的签约演员。没多久同事扔给他三本大厚书——《欢乐颂》。吴昊宸甚至没有意识到这是公司即将开拍的作品。一口气看完了,问他最喜欢哪个角色?他答:曲筱绡!

  同学知道后,都说他签了一个好公司,但他反而变得很警惕,“不能信这个,前车之鉴太多了。我就是拍了两部电视剧,很多人一出道就获了奖,最后不是也没出来。”

  在吴昊宸看来,演员不是拼爆发力,而是耐力。

  3 为演应勤去翻论坛 他不是渣,他只是做错事

  而《欢乐颂》中的应勤,也成了吴昊宸接演的第一个完整角色。

  该剧播出后,因为处女情结放弃小蚯蚓的应勤曾在网络中引发大讨论。

  吴昊宸说,其实在接下应勤这个角色后,他就去论坛上翻过,发现这种人很多,关于处女情结的讨论永远在榜首。虽然很多人不喜欢应勤,但他认为这个人物有自身的合理性,“一个人物是否会让观众喜欢不重要,能因为他引发大众对某一社会话题的关注和讨论,这才是起到了他的社会性作用。”

  在拍摄应勤向小蚯蚓求婚的那场戏时,吴昊宸特意写下了两页他给应勤加的台词:“在认识你之前,我的生活只有我爸妈、考试、代码,生活像白开水,我以为生活就是这样了,直到碰到你,我才知道可以这么思念一个人。这么好的姑娘我错过就找不到了。我爱你,以后让我来照顾你。”

  吴昊宸说,这段台词非常烂俗并且不够精彩,但站在应勤的角度上应该有这种表达。“但不要以为他是坏人,他不是渣,他就是做错了事,他认错悔改过来。”

  4 演萧元启被“孤立” 不让住高级酒店、不让带助理

  《琅琊榜2》中的萧元启也是一个“亦正亦邪”的人物。但这并不是吴昊宸主动挑选的角色,“大学生拍戏,没有说遇到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后心灵受到冲击而泪流满面,能有角色演就已经很高兴了,而且还是一个丰满的角色。”

  《琅琊榜2》是分组拍摄的,有一阵子导演李雪这组主要演员就吴昊宸一人。

  李雪对吴昊宸的督促也是全方位的,他会帮吴昊宸把外界无关的东西都剔除掉:不让吴昊宸与其他演员一起住条件更好的演员酒店,所以吴昊宸每天收工后都是回剧组大部队的驻地;李雪也不让他带助理,吴昊宸就自己每天屁颠屁颠地去食堂打饭;有一阵李雪连车都不想给他配,吴昊宸忍不住了找导演,“不能让我每天去片场,都换一个司机存一个手机号吧。”

  吴昊宸说,他知道导演是真心想让自己成为一个演员。“如果只是单纯地想让这部戏好,一定是把我伺候得舒舒服服的,把最好的状态放在戏里,但他们没要求我在这部剧里能达到多少。他们(正午阳光)告诉我,这个行业应该怎么去做,路要怎么走。”

  我一直没觉得自己像90后

  “我一个80后师哥跟我们聊,说你们太幸福了。他们刚毕业时,都是三四十岁的男主演当道,哪有角色给二十出头的毕业生演?等他们熬到现在,又变了,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哪有角色留给80后演?”

  尽管演员市场在这几年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吴昊宸却说,大一的时候还对演戏跃跃欲试,大三的时候倒不敢出去接戏了,越学胆子越小,“因为有敬畏心了,以前就觉得自己最好,现在知道什么是好了,觉得自己不行。”

  吴昊宸把这种“忧患意识”归结为自己活得有点紧张。他从来没觉得自己像90后,他没有那种洒脱、不吝的劲儿。“从小,不知道为什么,那种苦难、居安思危的意识就特别重。”

  他说,自己闲下来的时候会经常思考一些看似不着边际的哲学问题。比如他最近就一直在思考“娱乐时代,严肃往往被孤立”的命题。吴昊宸说,一次他参加了一个朋友的聚会,其中有个朋友就聊了些他最近工作生活上的感悟,他刚起个头瞬间被淹没了,其他的人在聊趣事、讲笑话,没人听他聊感悟,“我一直想听他讲话,他也一直想表达,但却一直被那些笑声淹没。”

  这件事给吴昊宸的感触很深,“我在那时候也没有站出来讲话,没有说‘你们都安静,听他说\\’。在那个氛围里你没有办法讲。人会被那个氛围挟裹。我自己也反思好久了,人和人之间沟通的问题,亲近、疏离的问题。”

  说完这些,吴昊宸自己先笑了,“我说的这些听起来有点酸。可能大家还是只想听昨天你都玩了啥。”

  【新鲜对话】

  如果哪天被导演说戏太烂,我就疯了

  新京报:你怎么看《琅琊榜2》中萧元启的黑化?

  吴昊宸:萧元启出生非常尊贵,但由于长辈犯了错,使得他在整个皇室中不受待见。他是孤独的,自始至终没有人真正陪伴过他,都是想利用他的身份,拿他当枪使。人世间的阴暗面,他都能看到。他没有太早暴露出反派的身份,表面上依然是努力上进的小孩,到后期羽翼丰满“黑化”时,才让所有人更惊讶。

  新京报:刚毕业不久,就接了几部大剧,有人觉得你资源很好,你挑戏有什么标准?

  吴昊宸:我没有资源。我没有接过烂戏,那是因为有一个好的团队,那是缘分。走着走着就碰到了一个叫侯鸿亮的人,这不是资源,因为资源是我可以去调配的,我只能把这些归为缘分。幸运的是,我遇到的几个角色还都比较有意思。

  新京报:目前跟你年纪相仿的演员基本都在演偶像剧,而你演的却都是正剧,你排斥偶像剧吗?

  吴昊宸:不排斥,我有什么资本排斥人家。但偶像剧男一号应该跟我就没什么关系,我是制片人也不会找我这样的演偶像剧。主观上确实也不是很盼望,客观上也没人找。

  新京报:会因此感到困惑吗?

  吴昊宸:不困惑。哪天导演说你戏太烂了,我才会疯。

  新京报:如果演偶像剧会担心自己的造型不好看吗?萧元启就被网友吐槽过比较丑?

  吴昊宸:这对我是一次警告,我知道自己没有那么难看,但当时太胖了,体重是人生峰值。那个时候不适应剧组生活,肿、爆豆,我自己也觉得不好看。所以也提醒自己,要时刻管理好形象。

  新京报:会介意被人说你像黄轩吗?

  吴昊宸:最开始是有人这么说,我挺平常心的,自己也没觉得像。但这是我控制不了的事。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艺人供图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475336', container: s, size: '300,250', display: 'inlay-fix' }); })();
更多精彩:
灵芝孢子粉官网 http://www.gursen.com.cn/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乡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