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乡新闻 首页> 新闻> 正文

农妇17年寻遍十余省追踪杀丈嫌疑人 找到4名嫌犯

2019-12-03 10:58:33
  

  “我就知道,他在北京。”这句话,年近六十的李桂英叨叨了一夜。这天是2015年11月13日,李桂英得到消息,齐海营在北京大兴落网。李桂英事后还是有些遗憾,“这么多年,我为啥没亲手抓住他呢,让他从我眼皮子底下溜走。”

  时间推到17年前,1998年元月,李桂英的丈夫齐元德被同村5个人伤害致死,5个人一夜之间销声匿迹。李桂英就此踏上了追凶路,寻遍十余个省区市。

  17年,5个嫌疑人已经抓到了4个。“还有最后一个没抓到,我就得一直追下去。”

  凶案

  怀疑被举报报复杀人

  1998年1月30日,农历大年初三,黄昏。河南省项城市南顿镇齐坡村还沉浸在新春的气氛中,稀稀拉拉从村子不同角落传来爆竹声。李桂英从姐姐家走亲戚回来,看到门口有邻居聊得正欢,就过去搭话茬。

  李桂英是村里的妇女主任,丈夫齐元德是一名民办教师,家里还开着一个机床做铆钉。村民们记得,在村里,李桂英家是最早盖楼房的,最早买拖拉机的。

  令乡亲们艳羡的生活在那天黄昏戛然而止。警方查明,当时路过的齐学山怀疑李桂英正和别人说自己的坏话,就拿砖头砸李桂英,随后,齐学山的哥哥齐金山、弟弟齐保山与齐海营、齐阔军一起提着匕首、杀猪刀围打李桂英,李桂英的丈夫齐元德听到妻子被打,就随手拿了一把镰刀出来救妻子。打斗中,齐元德被齐金山刺中,又被齐海营用铁锹朝脖颈猛击了两下。李桂英腿上、腹部中了三刀。

  根据后来被抓获的齐学山供述,因为几人都超生,他们怀疑齐元德、李桂英夫妻举报他们超生问题而起意报复二人。当年南顿镇主抓计划生育工作的副镇长张天礼提供的一份证明显示,“齐元德、李桂英夫妇并没有举报过齐坡村任何人的计划生育工作问题。”

  据齐坡村一个村民说,“矛盾不仅仅是因为计划生育,齐元德家和他们五个人在一片宅基地上也有纠纷,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时间久了,就结成仇家了。”

  项城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张亚飞告诉记者:“接到齐坡村村民报案后,项城市公安局随即立案侦查,但当晚没有抓到人。”

  噩耗

  “你有线索我们就去抓”

  1998年1月30日事发当晚,齐元德因为失血过多,送往医院途中就去世了。亲戚们和李桂英商量,把5个孩子分给几个姐妹抚养,让她趁着年轻改嫁。李桂英说,看着高高低低这5个孩子,就想起了丈夫,她当时跟亲戚们说:“好好一个人,像被老鹰叼走了一样,这5个孩子,不能再到别人家里,我要为他报仇,抓到5个仇人;还要为他报恩,把5个孩子养大。”

  回家安顿好,李桂英独自一人到项城市公安局,询问对5个嫌疑人的抓捕情况。得到的答复是,“我们很重视,已经对这5人立案追逃。但人跑了,如大海捞针,你有线索吗?你有线索我们就去抓。”“当时,我不懂,我以为抓杀人犯像电视上一样,杀人犯一跑,警察开着警车呜呜呜就去追了,原来要自己找线索啊。”

  最初,李桂英打听到,逃跑的5个嫌疑人可能在新疆,她让和自己关系最亲密的两个姐姐、姐夫专门去新疆打工,帮着寻找线索。李桂英又在村里打听有哪些村民在外打工,也“发展”成自己的线人。李桂英就这样布起一张网络,四处打工的亲戚、村民,成为她的眼线,南到海南,北到北京、西到新疆伊犁,东到山东青岛。

  追凶

  17年足迹遍布十余个省区市

  1998年3月和1998年9月,齐学山、齐保山分别被警方抓获,而两人的落网都是李桂英提供的线索。项城市公安局一位民警承认,在抓捕中,李桂英的线索确实起到了作用。

  李桂英说,2000年秋,齐坡村有一个村民告诉她,齐金山、齐海营、齐阔军在新疆开车帮别人运货。她坐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去了乌鲁木齐。李桂英说,第一次出门,很害怕,“就算我遇到这几个凶手,他们把我害了也没人知道。”乌鲁木齐比她想象的大,李桂英花了一个月时间也没有走完所有的地方,凶手的信息更是杳如黄鹤。最后几天,李桂英带的钱快花光了,没钱住宾馆,就在一所大学的操场上睡了几天。

  十几年间,她先后去了新疆、云南、山东、广西、北京等十余个省区市,“我像疯了一样,别人只要告诉我线索,我根本不想靠谱不靠谱,马上就动身去了。”

  转机出现在2011年,李桂英无意中得到了一个新疆的手机号码。“我当时就觉得这个电话是齐金山的。”她把这些信息交给了新疆警方。2011年3月,齐金山归案。同样的方式,李桂英找到了齐海营的电话,将线索提供给了警方,2015年11月中旬,齐海营归案。

  质疑

  1.嫌犯咋办下来的新身份证?

  齐金山和齐海营被抓获的时候,姓名已经变成韩保成、齐好记。直到今年9月,李桂英才知道,齐海营在2011年3月9日,曾回到南顿镇派出所办过二代身份证。

  项城市公安局一位官员告诉记者,“推测齐海营是在2000年周口地区人口普查的时候更换了身份信息。”而当地派出所的户籍办理人员“因为工作量大,没有注意到齐海营为在逃嫌疑犯。”这位官员告诉记者,警方要对齐海营身份信息修改一事进行彻查,谁修改的,严厉追查谁的责任。但李桂英对“工作量大”这个说法并不满意。她质疑项城公安在为嫌犯提供便利。

  在河南一家电视台播放的采访镜头中,项城市公安局信访室工作人员回应李桂英说:“户口注销和抓人是两码事啊。你自己查查谁给提供的(身份信息修改)条件,这我查不了。”

  2.为啥抓逃犯需受害者提供线索?

  为什么几名在逃嫌疑人,都要通过李桂英来提供线索,有的还是嫌疑人藏匿地警方配合才能抓捕归案?

  项城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张亚飞说:“我们承认,工作中存在一些问题,原因是那么多年的案子,一些负责办案的老警察不在了,加上以前办案技术不行,才拖这么久。”

  现状

  把家搬走怕孩子遭报复

  2000年,齐保山、齐学山被项城市人民法院分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2015年,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齐金山死刑,后经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2015年7月,判处齐金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限制减刑。刚刚归案的齐海营已被批捕,现在只剩下齐阔军依然在逃。

  除了抓齐阔军,“下一步我会梳理这么多年来谁为5个嫌犯提供了逃跑便利。”李桂英说,“逃走的时候谁送的,藏谁家里了,身份证到底是谁修改的,还有公安局的人,为什么不主动抓人,不作为,凡是涉及的责任人,一个也不能跑!”

  不出门追凶的时候,李桂英在家帮着大儿子看孙子,洗洗涮涮。李桂英说,自己的5个孩子也争气,四个考上了大学,其中三个学法律。大儿子周周说,母亲嘱咐过,“我为了给你爸爸报仇,踏破了公检法的门槛,多么不容易,你们要学法律,以后要替像我一样的人办点事儿。”

  齐坡村村民齐学武(化名)告诉记者,“李桂英不容易,一个女人孤苦伶仃,替丈夫抓凶手,还要带5个孩子,替死去的丈夫照料父母,在十里八村找不到这样的能人。”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李桂英。齐坡村有不少村民,提起李桂英,都说“不认识”,脸上露出厌恶的神色。说完不认识以后,一个六十多岁的妇女加了一句,“十几年过去了,齐保山、齐学山、齐金山也抓了,人家一家也挺惨的,还告个啥,搞得鸡犬不宁的。”

  李桂英说,她也知道自己在村里的情况,“肯定是赞我的恨我的都有。村里有5个嫌疑人的亲戚朋友,加上那些包庇嫌疑人的人,太多了。”2001年,李桂英把家搬到了南顿镇,现在很少回村了。她怕孩子们被报复。在南顿的家里,养了一条大狗,门口还装了摄像头。

  项城不少政府官员也知道李桂英的事,对李桂英的看法不一。项城司法部门的一位官员提到李桂英说,“你没发现吗?她都有点不正常了。”李桂英的孩子也受到了压力。有一次,在机关工作的女儿回家告诉李桂英,“领导找我谈话了,说不要让你到处跑了,注意影响。”李桂英火了,对女儿说:“告诉你们领导,他们管不了我。”

  李桂英说,她并不在意外界对她的这些态度,自己经历的苦难,自己知道。

  据《新京报》

(责任编辑:un657) 原标题:追凶17年找到4名杀夫嫌犯

更多精彩:
爬虫 http://www.uuhttp.com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乡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