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乡新闻 首页> 国内> 正文

广州顶班的哥半夜当街被捅死 家人仍不知其被害

2019-12-03 10:50:03
  

  死者并无正式运营资格 正职司机是其舅舅

  追踪

  昨天,本报刊登一则消息《的哥深夜载客遇害》(详见2015年8月8日A6版),让不少广州的哥震惊。前日凌晨2点40分,一名的士司机在翰景路附近怀疑因争执被杀害,现场有打斗痕迹,死者身上有多处刀伤。

  记者发稿后再核实,涉事车辆为广州强龙出租车公司的出租车。据悉,死者并非该公司正式员工,仅是临时代班司机。缘何替班,家中情况如何,走访后令人愕然。

  文/广州日报记者林亦旻、何瑞琪

  前日凌晨3时许,天河区翰景路传出几声凄惨的呼救声,一名的士司机躺在血泊中,旁边是一辆打着双闪灯的出租车。随后赶到的医护人员证实,男子身中数刀不治身亡。昨日,记者追踪事态发展,获悉死者并非正式司机,只是顶班,其妻儿尚未获知死讯。

  当天凌晨与妻子通完最后一个电话

  回忆起事发当晚的经过,袁开红更加难掩难过。他说,自己的外甥的确是顶班的司机,平时就由他与自己轮换来开一个班次,与自己合伙的另一名司机则是另一班。当天凌晨12点多,外甥还曾经发过短信给自己的弟弟,询问关于办理外来计划生育流动证的事宜,“有了这个才能去考广州市出租车资格证,我外甥他很上进,很想早日能自己承包做一名正式的司机。”

  当天凌晨的几通电话,彻底破灭了他们一家的希望。当天凌晨12点左右,外甥与妻子通完最后一个电话,在凌晨4点本应归家的时间,当妻子再次致电时,他就再也没有接电话了。5点时袁开红得知噩耗:“他身材本来就瘦弱,我经常都提醒他晚上开车要注意安全,最好就在比较熟悉的地方跑,说的时候,他都很耐心听我的话。”

  袁开红说,外甥一家的家境并不宽裕,就在大约10天前,外甥的父亲因为骨折在广州住院2天,因为难以承担4万元的治疗费,联系了老家的医院治疗,“没想到刚回老家没多久,他母亲又要再次回来广州了。”

  如今家里还一直瞒着外甥的妻子,只说是出了交通意外在重症监护室,“这个打击对于他们家来说太大了,还有一个2岁大的小女儿,家庭的支柱就这么倒了。”他说,目前一家人最大的心愿就是先找到凶手。

  顶班司机出事到底谁负责?

  案情中,虽然正职司机舅舅表示长期照顾外甥的生活,但从法律上说,出租车公司、正职司机和死者,均有过错。

  广东省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专家委员、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常嘉律师表示:如果经过公安机关调查确认死者并非因为私怨被杀害而是在出租车运营过程中被杀害的情况下,则在找到真凶承担责任之前,死者的亲属可要求出租车公司及被顶班的正职司机承担一定的责任。

  出租车公司对公司名下的所有出租车均收取了管理费,应当严格按照公司的制度实施管理。在这一个案当中,出现了顶班替开的现象,很明显违反了出租车公司管理制度,出租车公司存在监管不力的过错。

  其次,死者舅舅(被顶班的正职司机)找到非公司签约司机且没有任何正规资质的人顶班替开,违反了公司管理制度,存在过错,而且其属于直接接受劳务获利的一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在此案中,出租车公司有监管不力的过错及间接的劳务获利,被顶班司机则违反管理制度及直接劳务获利,因此两者需要共同承担连带责任。

  同时,死者作为代班司机,在没有获得任何资质情况下便开出租车上路运营,对出租车运营中的自身保护也缺乏足够的认知,其自身也存在着过错。

  最后,出租车公司或被顶班司机在承担责任、实施赔偿后可以向直接施害人索赔。

  死者生前勤奋顾家

  为养家半夜开工

  “好好一个外甥突然就这样没了,我现在都还瞒着他的老婆。”在证实帮自己顶班的外甥已死亡后,袁开红一直非常懊悔。

  据了解,出事车辆的正职司机叫袁开红,河南人,在公司干了至少5年。其外甥26岁,帮他顶班已有一段时间,没有正规资质,“他父母都在老家,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

  袁开红介绍说,去年7月,他在广州与一名拍档拿下了一部出租车,两人共同经营,几番思量过后,他打算在2015年春节后带着自己的外甥,一同来广州开出租车。2年前,外甥的小女儿刚刚呱呱落地,家里境况变得更加捉襟见肘。外甥以前读过专科,学汽车修理的,但是收入不稳定,为了更好地赚钱养家,也同意了前来广州。

  入行之初,袁开红他对自己的外甥格外照顾,在他的印象里,外甥是一个老实、听话、勤奋顾家的孩子,平时夜里司机之间偶尔会邀约一同消夜娱乐,他都甚少参加,不抽烟不喝酒,干起活来特别拼。一般来说,夜班都是从晚上的6点左右干起,别的司机最多凌晨2点就收车了,他基本上都会干到四五点。也正因为他的努力,袁开红说,他一个月能挣大约5000块钱,勉强够一家三口的生活。

  警方正在破案

  同行提供线索

  据了解,警方正全力侦办该案。事发后通过车辆GPS定位查到,当晚涉事出租车是从天河区上社开往翰景路。目前,警方已提取了相关资料。

  案发后,的哥们听闻消息震惊不已,纷纷在微信群中积极提供破案线索。司机梁师傅称,当晚凌晨3时许,在距离现场不到1公里的龙口西路口,他搭载了一名嫌疑客人,“身上有血,左眼是肿的,到沙太路西牛角下的车。”

  另一名司机则称,凌晨4点多,在西牛角附近,有人用过专车软件叫车,在多次无师傅接单后,小费加到20元。“这么急着坐车,不知道跟这个事情有没有关系。”

(责任编辑:UN660)

更多精彩:
浩博时时彩 http://www.haobozhuce.vip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乡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