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乡新闻 首页> 政务> 正文

Uber创始人来京挑战滴滴 自称“我其实并不好斗”

2018/10/11 11:55:31
  

p37

【人物】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我其实并不好斗”

  新年刚过,Uber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lanick)再一次来到了中国。

  与以往的亲善态度有所不同的是,刚下飞机,卡兰尼克就在北京与中国市场最强劲的对手滴滴公司隔空打起了口水仗。

  在1月11日下午Uber与海航集团战略合作发布会上,卡兰尼克称,滴滴公司每周要花7000万到8000万美元,每年花40亿美元来补贴司机;去年Uber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不断增加,但用于补贴司机的钱仅有滴滴一半。

  “我想重要的不是花钱补贴司机,而是怎样有效、高效地花这笔钱。”卡兰尼克说。

  面对卡兰尼克的言论,滴滴公司很快发起“反击”。滴滴当天下午紧急公布了2015年“成绩单”:过去一年,滴滴出行全平台订单总量达到14.3亿,这一数字超越了已成立6年的Uber刚刚在去年圣诞节实现的累计10亿订单数。

  好斗的麻烦制造者?

  比起过去一年以来Uber和滴滴在中国市场的多次交锋,这场“口水仗”并算不上大阵仗,但这却是卡兰尼克首次在中国公开呛声对手。

  这场呛声或许与一个月前微信平台全面“封杀”Uber 有关。2015年12月初,多个Uber 运营公众账号被全面屏蔽,微信显示“你的账号被大量用户举报,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已被永久封禁”。

  对于这件事,微信方面回应称是因为年底公众平台在进行全平台整治,部分公众账号存在恶意营销等行为,因此对其进行了封号等不同程度的处罚。

  对于这个答复,Uber并不买账,Uber官方回应称微信“系统抖动”已将近3个月,从2015年4月下旬起,优步所属微信公众号就已遭封杀。

  尽管腾讯作为滴滴的“背后金主”这样做无可厚非,但是此举对Uber的伤害也可见一斑。在1月12日晚上央视财经频道《对话》节目的录制现场,卡兰尼克首次公开回应了对于失去微信平台的惋惜。

  “微信是一个很好的平台。通过公众号我们可以及时回答用户的问题,也可以给用户和司机提供高效率的解决方案。但是腾讯公司说对不起,你不能参与我们的公众号,因为我们已经投资给了滴滴。我觉得很难过。”卡兰尼克表示,失去微信后的Uber正在寻找新的沟通平台,也一直与支付宝、百度钱包保持合作。

  对于卡兰尼克1月11日的公开“挑衅”,滴滴副总裁陶然当日晚间回应称,自己对卡兰尼克的相关言辞表示“吃惊”、“遗憾”。

  其实,一直以来,卡兰尼克带给外界的印象都是“斗士”和“麻烦制造者”,不仅频频在全球各大城市“惹是生非”,同时也是一个很容易被敏感问题激怒的人。在韩国,他面对Uber 被禁直言“首尔政府还生活在过去”;在美国,他谴责堪萨斯政府“反科技”;在德国,他直称出租车行业“与混蛋一样”。

  “当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渴望战斗的时候,他的脸绷得就像一只拳头。他眯着眼睛,鼻孔张开,紧闭的嘴里好像藏着时刻准备出击的重拳,甚至他那花白的、海军陆战队式的发型也根根直立,就像这位38岁的企业家面对对手一样毫不退缩。”《名利场》杂志这样描述道。

  但对于这样的描述,卡兰尼克并不买账。在央视录制现场,当被主持人比喻为狼之后,卡兰尼克当场表示,随着Uber 越来越受欢迎,外界开始对他充满了猜测和想象。“我是一个特别真诚的人,不像狼,一点都不好斗。”

p38 在央视《对话》节目录制现场,卡兰尼克表示,“我是一个特别真诚的人,不像狼,一点都不好斗。”

  在央视《对话》节目录制现场,卡兰尼克表示,“我是一个特别真诚的人,不像狼,一点都不好斗。”

  中国已成Uber的第一大市场

  在中国,卡兰尼克一直表现得温和且谦逊。

  他任命了柳传志的侄女柳甄作为中国战略负责人;他去年在中国一共待了75天,未来一年还计划增加来中国的次数和时间;除了融资,卡兰尼克给予中国团队独立的经营权和管理权,优步中国的负责人团队和他长期保持着每周一次的电话沟通频率,亲切地称他为TK。

  卡兰尼克丝毫不掩饰其对中国市场的青睐。两个月前在美国的一次活动上,他透露目前Uber大约30%的业务发生在中国,已经成为Uber全球第一大市场。他表示,自己很享受参与和经营中国业务的过程,并且会在接下来的一年增加自己访问中国的频率。

  根据优步中国提供的数据,目前优步中国已经进入22座中国城市。在Uber覆盖的全球67个国家和地区的360个城市中,北京、广州、成都、杭州和深圳的业务已经进入Uber全球业务的前十名。其中,广州和成都都曾名列Uber全球订单量最高城市。

  在此前接受《中国经济周刊》的采访中,Uber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曾透露,优步中国2016年将计划进入中国100个城市,包括填补中西部、东北地区的“空白位置”。东部和南部经济发达省份则致力于从点到面的扩展,战略重点是覆盖300万以上人口的大城市。

  但Uber攻城略地的同时,也不得不面对来自政府管理和出租车行业的抗议。在中国,在有关“专车”的政策还不清晰的背景下,广州、成都的Uber分公司都曾接受过来自工商管理部门和交通管理部门的调查。而在Uber进入的城市中,有关“抵制专车”的活动基本上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

  面对中国地方政府,卡兰尼克选择了理解合作。他身体力行地与各地政府沟通。他见过每一个Uber进入城市的市长,展示给他们Uber能够为一个城市带来的好处。“如果我告诉市长,我们能创造就业机会,减少出行,减少交通拥堵,减少污染的话,难道他不欢迎吗?我来到中国,我看到中国人是非常热衷于使用新技术、创新,而且中国人的这种开放心态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在这里我非常受到鼓舞。”卡兰尼克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一直以来,Uber都声称要致力于改变公众的出行方式,使得交通出行变得更加高效。一方面通过技术创新提高交通运输效率,另一方面创造了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从而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当我们在城市提供的服务造成了一些改变甚至变革,一定会有一些人感觉到不舒服,持反对意见。”卡兰尼克说。

  卡兰尼克认为,反对的声音主要来自出租车行业而不是出租车司机。“以纽约为例,原有的拥有出租车牌照的人形成了利益集团,他们拿到了政府颁发的执照,然后就说政府不应该再颁发新的营业执照给新的出租车司机了。他们不愿意见到新的竞争对手进入。”卡兰尼克说,这些既得利益者不仅侵害了出租车司机的利益,也为城市的交通带来了不便,而Uber就是他们的搅局者。“不见得所有的人都喜欢我们带来的好处。但是,我想优步具有这样一种责任,我们要把自己的信号传达出去,要让人们知道优步所能够提供的价值、所能创造的好处、所能带来的社会的进步,最终我是会占上风的。”卡兰尼克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竞争对手使得Uber更加优秀

  Uber虽然被称为“专车”的鼻祖,但是在中国市场,作为一个外来者,它不得不面对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滴滴快的。

  虽然Uber 的增长速度很快,但滴滴快的已经牢牢把控了接近60%的市场份额。面对滴滴快的,卡兰尼克表示,虽然这让他每天少睡了几个小时,但是也让他更加兴奋。

  “有竞争对手,但是竞争让我更加优秀,对不对?我觉得我这辈子活着更有价值了。如果做什么事情都是轻而易举的,我觉得生活就没有意思了。优步人就喜欢迎接挑战,我们喜欢解决难题。”卡兰尼克说。

  在中国市场,Uber面临一个在全球其他市场没有过的严峻考验,就是高额补贴。这场由曾经的竞争冤家滴滴快的燃起的烧钱战火,很快就将进入中国市场的Uber卷了进来。

  卡兰尼克表示,进入中国市场之后,他才了解明白“补贴”是什么。尽管外界都在质疑这样的商业模式是否可行,但是他却认为这是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

  “补贴会在一开始带来业务的增长,在当时的竞争环境下,也是不得不选择的竞争方法。我们必须提供最好的价格,必须给客户提供最佳的体验。我们很高兴看到的是,随着大家对打车软件的接受,虽然补贴在下调,但是业务仍然在稳步增长。”

  据卡兰尼克介绍,目前Uber 在全球多个市场都实现了盈利,未来在中国市场取消补贴,实现盈利也将成为下一步动作。“补贴不是一场持久战,如果想长期做这个生意的话,肯定要保证盈利。优步也知道这一点,因为我们在全球有上百个城市都是盈利的,所以我们非常擅长去保证可持续的盈利。”《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张燕|北京报道


更多精彩:
乃捷尔初乳素 http://3g.163.com/news/article/CE0P4QO700018AOP.html?clickfrom=baidu_adapt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乡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