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最新政务本地社会评论深度湖北国内国际财经教育军事科技
美刊:美对俄应摆脱“选择性失明”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图片 正文 来源: 武安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1/13 10:32:15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2月7日刊登题为《雪盲》的署名文章,作者为英国莱加顿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克里斯蒂安·卡里尔。文章认为,当美国看俄罗斯时,总是选择性地看到他们想看的东西,这是相当危险的。

  文章说,俄罗斯最著名的两名异见人士正访问美国,当然是指娜佳·托洛孔尼科娃和玛莎·阿廖欣娜,她们是女权主义概念艺术团体“造反猫咪”的成员,近期得到普京总统的批准从监狱获释。美国的媒体对此进行了热烈讨论。

  反对派并无影响力

  然而,事实上,没有什么证据表明这个团体对俄罗斯的舆论有任何影响。大多数俄罗斯人对“造反猫咪”持有明显的敌意。其实,由于托洛孔尼科娃和阿廖欣娜的各种轻微不良行为,“造反猫咪”的其他成员已将她们开除出团队,也就意味着现在两人代表着激进主义的外缘。

  “造反猫咪”事件只是俄罗斯与西方之间观念鸿沟日益扩大的近期历史的一部分。20世纪80年代,西方人对戈尔巴乔夫的妻子赖莎完全着了迷——她身着名牌时装,对自己的政见直言不讳,似乎正代表了她丈夫正试图建设的那种更现代、更国际化的苏联。与此同时,赖莎国内的同胞却对她嗤之以鼻,将她浮夸做作的样子与共产党高级官员中特有的特权阶级的傲慢相提并论。当然,不久之后,戈尔巴乔夫自己也遭遇到同样的幻灭。德国人和美国人越是赞扬他拆除了“铁幕”,俄罗斯人就越是憎恶他导致帝国解体,且在他的领导下经济日益崩溃。

  文章说,现今,普京的“独裁”作风使得许多西方人大为震惊,他们几乎出于本能地支持俄罗斯的反对派。西方记者报道2012年大规模的反普京抗议活动时,表现得就好像总统失势只是几天之内的事而已——然而,现在他还在这里从容地主持奥运会,他的抗议者却已不见踪影。不仅如此,现在他的支持率保持在65%左右,这足以令西方国家的每一位领导人羡慕不已。

  相比之下,最主要的反对派领导人、反腐斗士阿列克谢·纳瓦利内在最近一次的民意调查中只获得了1%的支持率——应该指出,这一数字比通常的误差幅度还要小。

  偏见只能导致误判

  伦敦智库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的安德鲁·莫纳汉说:“我们看着俄罗斯,经常期待发生些什么。纳瓦利内非常好地向西方表现了自己。他无疑是个很有天赋的政治家,但他在西方远比在俄罗斯表现得好多了。”

  莫纳汉说,俄罗斯人认为,现在他们国家最大的反对派是共产党,共产党在选举和民调中拥有近20%的支持率,而且与自由派抗议者们不同的是,共产党在全国范围内拥有坚实的组织基础。

  这并不是学术观点:如果你不能在分析中摆脱个人偏见的话,你的分析通常会是错误的。有人可能会说过去几十年的情况正是如此。20世纪90年代,西方人(特别是克林顿政府)吹嘘叶利钦成功地领导俄罗斯迈向光明民主的未来,然而,俄罗斯普通百姓每天的生活却充斥着这样的问题:存款缩水、腐败猖獗、工资长期拖欠、车臣反叛者耀武扬威、黑手党激烈交火,还有明显不公平的私有化使得仅7个人控制了全国大部分工业资产。

  后叶利钦时代带来了更多同样的问题。普京称苏联解体为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时,美国人感到吃惊,而俄罗斯人则表示赞同。2001年,小布什与普京对视,并在普京眼中看见了他正想看到的那种精神;后来他彻底打消了这种令人欣慰的想法。但这并未阻止奥巴马政府尝试将似乎是普京自由派门徒的梅德韦杰夫总统逐步打造为可替代的权力中心——然而,令他们懊恼的是,他们发现梅德韦杰夫一点也不独立。

  文章说,必须郑重声明,我们非常愿意看到俄罗斯变成一个尊重全体公民权利的民主国家,这是俄罗斯人民应该享有的。但西方一味沉迷于美好的想像是无法帮他们找到出路的。实际上,在一些情况下,这样的幻想甚至可能使事态变得更糟。因此,现在看待俄罗斯时,也许我们不该只看到我们想看到的东西了。
本文章由梦之城娱乐 www.178cg.com的作者提供

精华推荐
大家爱看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在线投稿 | 网站法律顾问
主管:中共武安市委宣传部 中共武安市委外宣办 武安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办:武安电视台 承办:湖北江汉明珠新媒体有限公司
鄂ICP备08005737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710445
版权为 武安新闻网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